主页 > A水生活 >「ice cream」VS「ice

「ice cream」VS「ice

2020年06月11日 点赞:660 作者: 来源:A水生活

「ice cream」VS「ice

连字号有着双重的身分:不只用来把字词切割成音节,还能串起两个以上的字词,进而形成一组複合词。

先来看三组複合词:「school bus」(校车)、「bus driver」(巴士司机)、「school-bus driver」(校车司机)。这是连字号的基本用法,将複合名词变成形容词,比方说「bus-driver hero」(英雄司机)。「ice cream」是两个单字组成的複合名词,而在「ice-cream cone」(冰淇淋甜筒)或「ice-cream sandwich」(冰淇淋三明治)里,就成为加了连字号的形容词。

你可能会用连字号用到走火入魔,先是加入连字号,想了想决定拿掉,后来却又加了回去。我当时参加编辑测验时,为了片语「bright red car」(亮红的汽车)要不要加连字号,挣扎了许久。到底「bright」是修饰红色还是汽车?我把连字号加了又删、删了又加,最后还是删了,交卷后才明白应该要加回去。那台车是亮红色才对,所以是「a bright-red car」。

每位文字编辑的生涯中,都会有对连字号莫名执着的阶段,所谓的「laughing hyphena」(译注:应是「laughing hyena」〔咯咯笑的土狼〕的双关语)。当我还在学习编辑工作时,就注意到连字号用法分成两大派:艾莲诺.古德似乎常常在加连字号,露柏克则讨厌多余的连字号。按照露柏克的教导,凡是在引号里的词组,除非本身就有连字号,否则不必另外添加,因为光靠引号就能固定词组,再加连字号毋宁是画蛇添足(大写字母和斜体的道理亦同)。

艾莲诺有次把「blue stained glass」加上连字号,成了「blue-stained glass」,此举让我一头雾水。我向她请教时,她却摆出难以参透的表情,只承认这是很难的概念。我不禁觉得,自己可能永远无法理解,到底是蓝色的彩绘玻璃?还是沾染了蓝色的玻璃呢?答案可能两者皆是。如果逗号可以有不同的解读,连字号就有更大的模糊空间。

艾莲诺的连字号其实用得谨慎,像她就认为「nuclear power plant」(核电厂)不需要加连字号,因为它本身是座发电厂,只是刚好使用核能也提供核能。有些複合词则不像核电厂有双重意义,但常有人依然忍不住加了连字号,例如「high blood pressure」(高血压)可以拆成「high」和「blood pressure」,代表血压过高的症状;但你无法把「high blood」送作堆,以为这样可以修饰「pressure」。可能会有人很想帮「adult cable television」(成人有线电视)加连字号,但什幺是「adult cable」呢?你也许会把给成人看的有线电视称作「adult cable」,但这是两码子事。另一个令人不舒服的例子,就是在「baby back ribs」(猪背肋小排)加连字号,但这道菜并不是婴儿背上的肋骨,而是较小的背肋排。如果在餐厅非得点这道菜来尝尝,不妨把「baby」想成「小型」而非「小婴儿」,否则就改吃素吧。

「ice cream」VS「ice

阅读延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