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T管生活 >【自游自在】“蟹”逅好食光

【自游自在】“蟹”逅好食光

2020年06月13日 点赞:623 作者: 来源:T管生活
【自游自在】“蟹”逅好食光【自游自在】“蟹”逅好食光【自游自在】“蟹”逅好食光【自游自在】“蟹”逅好食光【自游自在】“蟹”逅好食光【自游自在】“蟹”逅好食光

去斯里兰卡旅行,不会错过当地的螃蟹,个头小的往往用来製作炸蟹饼,我们买了啤酒和零食,在看得见印度洋的滨海大道上慢慢品嚐。

看朋友们在网上晒大闸蟹的照片,勾起了吃螃蟹的瘾头。身边不乏喜欢吃螃蟹的朋友,但他们喜欢归喜欢,但每次上餐厅,要点螃蟹的话,就会有人嫌吃螃蟹麻烦,得弄髒手。如果没有牺牲,算是真正的喜欢吗?鲁迅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必然是勇士,这种勇气,早已经被追求便利乾净利落的现代化,慢慢消磨掉了。

在路上,有机会的话就会尝试当地的螃蟹,其中一次最难忘的体验在肯雅的乐穆岛(Lemu  Island),我们乘着当地的帆船出海浮潜,看见渔民正在用竹篓网捕螃蟹,由于当地人不嗜螃蟹,所以螃蟹一公斤才5美元,船伕买了螃蟹,用水洗过,就活生生的放在炭炉上烤,颇为残忍,但味道是鲜美的,华人的同情心在美食面前往往无能为力。去斯里兰卡旅行,也不会错过当地的螃蟹,个头小的往往用来製作炸蟹饼,我们买了啤酒和零食,在看得见印度洋的滨海大道上慢慢品嚐。

秋日最美味颜色

明代文人李渔是着名的蟹癡,嗜蟹如命,螃蟹未上市就存好“买命钱”,家中还有所谓的蟹奴,专门帮忙处理蟹事。能那幺专心的做好一件事,哪怕只是吃蟹,也是一件快乐的事。记得上海住家附近就有一家蟹行,每年到了这个季节,肥美的大闸蟹就会上市,买三几只回家清蒸,蘸着加入姜丝的黑醋吃,就觉得对得起上海的秋天了。

螃蟹蒸熟后橙黄油亮亮的,是秋日最美味的颜色。吃惯了块头大的斯里兰卡螃蟹,很多刚到上海的新加坡人都很不习惯吃大闸蟹,由于个子小,吃起来难度更高,剥了半天才那幺一丁点肉,但吃久了也就懂了,就爱上了,然而大闸蟹的肉质就算更为纤细和甜美,牠们永远也比不过辣椒螃蟹。

坐在院子里吃海鲜

在新加坡上馆子的时候,偶尔也会点螃蟹来吃,但由于螃蟹是贵菜,也不会随便就点,加上吃相难看,通常也是亲朋好友面前才不介意出糗和花钱。记得小时候,东海岸路附近有不少的海鲜馆子,大多位于老洋房内,这些老洋房的底层往往是架空的,当成储放杂物的空间。洋房通常有个很大的花园,能当成停车场使用,也会摆上桌椅,如果天气凉快,坐在院子里吃海鲜的确是一件美事。

在还不算特别富裕的七十年代,要有重要的家庭聚餐,比如祖父母的生日或逢年过节,父母才会建议到这些海鲜馆子用餐,也必然会点一份辣椒螃蟹。作为大菜,辣椒螃蟹通常都会最后才端上,那是整顿晚餐的高潮,因此和辣椒螃蟹联繫起来的通常都是一些美好的回忆。对美食的思念,不单只为了那美好滋味,但也只有通过这些滋味的钥匙,为你打开一个无法回去的世界。

(文/ 图:叶孝忠)

阅读延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