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T管生活 >论尽教育:教师呢碗饭唔易啃

论尽教育:教师呢碗饭唔易啃

2020年08月06日 点赞:354 作者: 来源:T管生活

王师奶今生有一个难圆的梦,那就是教师梦。少时上学,睇见老师站在黑板前,说得兴起,真有手挥五弦、目送飞鸿的英姿,于是许下宏愿:「大(丈夫)当如是也!」怎料连考两年教育学院,不是衰在笔试,就係死在面试。壮志难酬,少艾嫁作商人妇,你话嘞,好似曾俊华话斋:生涯何来规划?

「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」真是至理之言,如果小妇人今日是一位教师就真係大剂了。各位看官,你们也许会说:「王师奶,唔好做阿Q,做唔到又话大剂。曾经有一个调查,话香港教师人工係全世界最高,何况几个月前,香港政府仲调高教师及校长人工,师训毕业生起点近2.7万元,学位化后将是3.3万元;小学校长更达12万元。今时今日呢啲笋工去边度搵呀,仲话大剂!」王师奶见到教师们待遇好,替他们开心,生活安定,才可以用心做好呢份工,得益的是学生。一般市民只看到他们好的一面,却看不到他们凄酸的一面。

自教改以来,教育结构由简而繁,好多嘢叠牀架屋,做到班老师有气无碇唞,除授课外,孭多十瓣八瓣工作是等闲事,连当时的教育署长罗范椒芬都话要替教师们拆墙鬆绑。可惜刚搬开了两块砖,教改新政又落了几担水泥;刚鬆了几条鹹水草,又扎了丈八长的大麻绳。教育係要改革,但要量力;一头骆驼最高负重量是800磅,你把1000磅的货物放在牠背上,结果如何?死畀你睇啰,教师就是那骆驼。各位想想,唔好单看教师的优厚待遇,係用命搏㗎。工作多唔係最主要,最惨是屈辱:如果学校学生人数不足,惊杀校,教师要做埋推销员,去商场派招生章程,去大厦信箱塞单张;更有甚者,去派位中心门口拉「客」,鼓其如簧之舌,出尽八宝,扭尽六壬,务求将学生拉入本校。请问:本以作育英才为初心,今竟斯文扫地,派广告、抢学生,这屈辱岂是金钱可补偿?当然,不是所有教师都有如此不幸的遭遇。

这几天忽闻有人要设「监师会」,庆幸当年考唔入教育学院,避过此劫,不过亦替现役教师一洒同情之泪。尚记得多年前深水埗鲜鱼行学校,在校内遍设摄影机,包括课室、教员室、走廊,又有大屏幕放映。王师奶嘈到拆天,认为损害教师尊严和私隐,监察系统媲美赤柱监狱,其后梁姓校长解释是防止学生盗窃行为,传媒再无跟进。既名「监师会」,顾名思义是监视教师,好想问「监师会」监的是什幺?想教育局长设立教师「十戒」乎?监教师有无懒人多屎尿,每天去几多次厕所?监女教师条裙太短,男教师着恤衫唔着内衣?监教师有无讲粗口?

监视教师有无给学生洗脑?

相信这都不是重点,最主要是监视教师有无给学生洗脑,描述六四太详尽,生安白造香港六七是暴动,有无煽动学生朝朝上课前去拉人链。提出设「监师会」的议员请少忧,家啲学生唔係咁容易畀阿sir或miss误导㗎,佢哋上Google或百度一下,老师就穿崩喇。真实情况,老师分分钟畀学生监视紧,用不着议员们操心。前车可鉴,文革时代,好多教师都畀学生戴高帽游街喇,「监师会」绝对是除裤放屁,多此一举。

再讲一句,教师呢碗饭唔易啃。

作者简介:不是普通师奶,家中米缸有几多斤唔知,但对香港教育界有几多牛鬼蛇神,有几多「呜喱单刀」措施,却一清二楚。「论尽教育」绝不手软

wongszelai@yahoo.com.hk

文﹕王师奶

[Happy PaMa 教得乐 第259期]

RELATED
    辣妈CEO:折翼的天使
阅读延展